【顺风:也谈中国数字货币的政策导向】
2018-02-24 18:12:36
  • 0
  • 0
  • 0

文/顺风

个人微信:shunfeng691382868

中国对于基于区块链技术的数字货币的政策态度再不能出现误判了,这几乎是对未来新金融体系的创新信息的一种逃避,其源于某种程度上的战略短视和不作为。尤其是,对比特币日益彰显的未来世界“数字黄金”这一性质的视而不见,会对中国的金融未来产生战略级别的负面政策影响。

数字货币,对当今中国的金融决策者而言,最最需要正本清源的还不是支持或者反对、压制的态度取舍,而是真正深入学习了解数字货币的前世今生,真正沉进去独立地思考数字货币所代表的未来金融体系的蓝图。

比如,金融决策者以监管履职和行政管控的态度对待数字货币,高度重视其对于金融调控政策的执行层面影响,却忽视了战略层面的数字货币的趋势和意义,这是不是一种灯下黑呢?当国际资本竞相拥抱数字货币、发达国家陆续放开数字货币,中国有没有冷静客观地思考这究竟是为什么?ICO不是数字货币的全貌,更不能代表数字货币的未来,如果因为近两年中国的ICO乱象而就认为数字货币是十恶不赦的泡沫根源,那是盲人摸象的片面认识。

由于其政策性、体制性、行政性和封闭性的局限,央行的数字货币研究部门目前很难形成真正有价值的数字货币研究结论。必须认识到,数字货币研究本质上是战略研究、趋势研究和未来研究,而不能囿于数字货币对当前金融体系运行和金融政策贯彻的功利性研究。

数字货币,作为具有未来属性的新生事物,其自有的规律性、规定性是客观的、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如过度局限于政策研究的视野,就会一味盯着数字货币给现行金融体系和利益的冲击,甚而背离数字货币的研究之根本,陷入以约束和控制为前提的预设政策目标的研究怪圈。

数字货币对于现有金融运营体系必然会产生深远冲击,政府研究数字货币的重点还是应该放在其发展趋势、未来格局、风险应对、内在规律、优势所在、如何为我所用提升人民币国际影响等方面。还有,如果央行至今还在为ICO的发行主体而犹豫不决,那似乎也再表明尚未真正悟透数字货币的精髓。此外,如果偏离了去中心化的区块链挖矿模式,央行推出的数字货币还是一个四不像而已,随着形势的发展,几年后央行还是会纠正回来。

中国央行如果真的推出数字货币,建议考虑如下因素:一是坚持去中心原则,推出原汁原味的正宗币种;二是定义为民族的、有中国文化底蕴和信义背景支撑的数字货币;三是定义为全球流通的数字货币二不仅限于国内;四是与一带一路战略构想的金融运作和人民币出海的金融大局紧密结合;五是把握数字货币的规律性精髓,研究出真正切合实际的、内部把握的数字货币规律和理论成果,让数字货币为我所用,服务于中国参与全球金融竞争的大局。

最后特别值得强调的是,将比特币作为一种基本的金融储备,将成为历史的必然。中国政府和央行有必要认真考虑将比特币作为重要的战略储备,以公开或秘密的方式予以囤积。比特币的稀缺性和公认度决定了,其作为全球数字货币领域的“一般等价物的一般等价物”,作为未来事实上的“数字黄金”,为各国政府真正认知和逐步囤积的过程将是不可逆的和边际成本递增的过程,比特币终将成为二十一世纪最重要的金融战略资源之一,对未来全球金融竞争的胜负格局起着决定性作用。

作者顺风,名吴波,九三学社社员,扬州市政协委员,中华诗词学会会员,精英社交网络“极地圈”创始人,中国企业家世纪论坛执行主席,人民网、哈佛商业评论、中欧商业评论等专栏作家。创立全息互联网理论,出版《长尾革命》、《互联网帝国》、《顺风新博客论》等。著述累300余万字、含古体诗词千余首、楹联百余副。最欣赏:前秦王猛。个人微信:shunfeng691382868 QQ:691382868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